邢台市现有国家级特色小镇3个,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

编者按
特色小镇是以一定产业为支撑并具有特定社会文化功能的新型乡镇形态,它与乡村发展紧密相连,又与城市发展息息相关。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指明了中国农业农村改革发展的方向,特色小镇是推动乡村振兴的有力推手和重要抓手。特色小镇建设如何推动乡村振兴?带着这个问题,经济日报记者近日前往河北省邢台市,进行了深入调研采访。

“赶路”在太行山上

太行山东麓,坐落着一座有3500年建城史的“燕赵第一城”——邢台市。邢台市西部山区被誉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深山区森林覆盖率达到75%以上;东部平原拥有8个省级粮食生产核心县和4个国家级优质棉花基地县,素有“粮仓棉海”之称。邢台市现有国家级特色小镇3个,省级特色小镇7个。作为传统的农业市,邢台市因地制宜探索特色小镇建设,借此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转型步伐,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乡村振兴注入了新动能。

追寻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李保国的生命足迹

  在路上,是他的生命状态。
  整整35年,他的行走足迹始终印在太行山、绕着太行山、贴着太行山。匆匆赶路的身影,定格于莽莽太行、留在了太行百姓心中。
  他叫李保国,共产党员,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1年3月,23岁的李保国刚刚大学毕业留校,就随河北农业大学课题攻关组来到邢台太行山区,再也没有离开。
  35年间,在“愚公移山”寓言传说地,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整地、种树。靠着科学和实干,让荒山石地变成良田,让太行果木成林、四季苍翠,让世代贫困的山区人民走向富裕。
  太行山,是李保国行走的出发地和终点。这是他的自觉——从他来到太行的那天起,就为自己画好了人生的行走线路;在长期与太行百姓的甘苦与共中,坚定了自己的生命轨迹。
  深刻的缘分起于心、成于爱——他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带“初心”上路:哪里最穷最苦,哪里是家   八百里太行,巍峨神圣。
  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是李保国在太行山区的第一个家。抗战进入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敌后总部曾驻此两年零两个月,这里的每一户百姓家几乎都住过抗大学员。为粉碎日寇残酷的“拉网大扫荡”,当地百姓与抗大学员一起,写下了同仇敌忾、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
  然而,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几十年过去,太行山区人民依然贫困。河北农业大学课题组来到前南峪,就是为了考察建立产学研基地,以研究解决那里土壤瘠薄、干旱缺水、“十年九旱不保收”“年年造林不见林”的重大难题。
  “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得农民受苦……太行人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一名党员,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人民脱贫致富做实事。”
  在太行这片贫穷而光荣的土地上,李保国立下“初心”,开始奋斗。
  后来,李保国妻子郭素萍作为课题组成员带着两岁的儿子也来到前南峪,岳母跟着进山照看孩子。一家4口挤在山上一间低矮阴暗的平板石头房里,一住多年,直到孩子上学。
  多年艰苦的观测、爆破、实验,李保国主持的太行山石质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术、“太行山高效益绿化配套技术研究”相继获得成功,核桃、苹果、板栗等经济林成活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前南峪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百姓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我得去别的地方,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往哪儿钻,哪儿穷往哪儿跑。”李保国这样对前南峪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说。
  像当年抗大学员告别乡亲奔向新战场一样,他挥别了奋战十多年的前南峪,赶往下一站。
  1996年8月,一场特大暴雨把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冲了个精光,他把家搬到了岗底。后来,把将要高考的儿子转到内丘县中学就读。在岗底,他培育出了被评为“中华名果”、北京“奥运专供果品”的富岗苹果。而今,岗底村年人均收入3.1万元,成为太行山区闻名的“首富村”“小康村”,彻底摘掉了贫困帽子。李保国成了岗底村民心中的“科技财神”“荣誉村民”。
  20年后,岗底人还记得,这位大教授当年几经转车、自带被窝卷来到了村里,住的是山上的石板房。特困户杨群小更不会忘记,李保国对他说:“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在太行山区,李保国不像个教授,更像个流动工,在前南峪、岗底等地做“长工”,又在各地打“短工”;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住在哪里。常常是带瓶水、揣几个馒头就上山、进园了。年均200多天在外、4万公里的行车里程,记录了他无以为家、旅途为家、大山为家的生活轨迹。他的微信名,就叫“老山人”。
  今年春节前,“老山人”回到了“第二故乡”岗底村,村民们很是开心,在村里的联欢会上,非得让他唱首歌。从来不会唱歌的李保国无法推脱,为乡亲们学唱了一首《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唱歌前,李保国说了几句话,好些乡亲听后掉泪:
  “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一直在‘流浪’,在太行山上‘流浪’,我‘流浪’是为了更多的人不流浪。我希望大家学到技术后,开发好家乡,不要再去外面流浪……”
  让梦想“落地”:把最美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山区从事农业科研极为艰辛。
  在前南峪研究爆破整地方法聚土截流,李保国冒着生命危险亲手制作土炸药,一次次亲自点炮、炸石;
  在临城凤凰岭,为掌握核桃开花授粉的第一手资料,他在核桃林里从早到晚盯上一个月;
  ……
  “老百姓脱贫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李保国的科研攻关目标始终明确。“山山岭岭都绿起来,父老乡亲都富起来,我的事业才算成功!”带着这个最大梦想和自我期许,李保国执着于脚下这片土地,志在“把最美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30多年来,李保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示范推广了36项标准化实用技术,示范推广面积1080万亩,应用面积1826万亩,增加农业产值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10万山区人民脱贫致富……
  近年,他又根据太行山气候特征,把苹果树形由纺锤形改成垂帘形,更加通风透光,果形更正、着色均匀;针对青壮年进城打工、年老体弱者留村耕种的现状,又推出了一次性整地、架黑光灯诱杀害虫等新技术,省工又省力……他用不断的创新,把最好、最实用的新技术带给老百姓。
  在太行山,李保国不仅是学者,更是创业者。谁能为老百姓做事他就为谁打工,谁能带动一方百姓他就跟谁合作。
  他在前南峪搞完爆破整地又搞经济林,一干多年,就冲着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是全国劳模、为民办事的实干家。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上世纪80年代就率领村民引种红富士苹果,有远见,有魄力,李保国二话不说把家搬到了岗底。临城“绿岭”集团开发薄皮核桃产业,可催生大批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带动数万户农民受益,他带着团队开进了荒滩共同创业;红树莓对李保国来说十分陌生,但它当年可挂果,两三年就可丰产,每亩产值可达万元,可让太行人民快速脱贫,李保国开始了新的攻关……多年来,他先后完成了几十家山区开发样板。
  推动农民向知识型、技术型、职业化转变,以“扶智”提升山区“造血”功能、彻底拔去“穷根”,是李保国坚持了几十年的课题。
  这位穿得比农民还农民、脸膛比农民还黑的教授一次次爬上树梢,向果农演示剪枝疏果、枝接芽接……晚上也不闲着,经常在村委会、在村小学教室,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给果农作技术培训。每次讲课,他首先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就怕你们不找我呢,我24小时开机,我不烦。”他的手机里,存着四五百个农民的电话号码。30多年,他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果农、技术人员9万多人次。
  2006年下半年,李保国去位于长野的日本信州大学作访问学者,那里是富士苹果发源地,拥有一流的果树管理技术,他赶紧让人给岗底村技术员杨双奎办理签证到日本学习,所有费用他给掏。
  2010年,岗底191名村民通过考试获得果树工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持证下田”的村庄。这些村民开始走出太行山,当起了老师,在省内外传授果树栽培经验……
  “把自己变农民,把农民变自己”——这是李保国感到自己做得最满意的一篇“论文”。
  “我们村民和李保国一家什么关系?比家里人还亲!我从不叫他李教授,都叫保国,这样才亲切。”前南峪老支书郭成志是太行山区与李保国结缘时间最长的人,谈及李保国,发出感慨。
  携“本色”远行:精神穿越时空   35年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巨变。行走风景,不复往昔。
  在高校科研与市场经济结合日益密切、大学教授与“老板”“公司”日渐关联之时,李保国行走如常、心无旁骛,穿行于纷繁嘈杂,不改“农民教授”本色。
  “说是李老师来了,还没见着,人就上山了,跑得可快呢,谁都撵不上。穿个运动鞋,穿着大口袋衣服,里头揣着钢锯和剪刀。”“园子谁家的,多少棵树,新树老树多少,家里几口人,他都说得出来,比谁都清楚。”……太行百姓眼里的李保国永远如此。
  “乡亲们,要是治理失败,我把工资抵押这里”“兄弟,赶紧雇人疏果吧,工钱我来出”“要是套袋减了产,赔了是我的,赚了是大家的”……一次次,为推广新技术,他用自己身家作承诺、做“抵押”。就这样,同样的地,种活了树;同样的树,结出金果;就这样,农民听他的、信科学。
  30多年来,他为农民提供培训服务从来都是无偿、免费,不收分文,甚至自己垫钱;他培育出多个著名果品,帮助农民和企业育出了大片苗木,自己和家庭没有挣过一分苗木钱;他把自己发明的山地节水灌溉系统专利,无偿送给一家农业灌溉企业,让他们推广出去,服务于民……
  “通过我的技术,早一年进入盛果期,一亩地可以增收4000斤苹果,按一斤苹果卖两元算,一亩地就能增收8000元,多值啊!”这是李保国心里的“账本本”。
  作为知名经济林专家,多年来,很多企业找李保国合作。他始终严守“约法三章”:业务可做主;钱一分不收;不做一把手。前提是:成果可复制、可推广、可产业化,能带动农民致富。他所扶持、培育的几十家山区开发样板企业创造了可观经济效益,自己没有分过一份股份、拿过一分红利。
  “不为钱来,农民才信你。不为利往,乡亲们才听你的。”李保国说。
  30多年过去,时已逝,路已远,心依然。
  李保国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担负为本科、硕士、博士生上课的繁重教学任务。
  “李老师备课特别认真,课件时时更新,一有新的研究成果,立即带入课堂。”学生王磊说。
  李保国对学生以严格著称:每个新招研究生一入学都会接到他开出的3年学习任务清单,每项都有详细要求和明确完成时间表;作实验记录时,要求必须用铅笔,为了更久保存;对论文要求特别严谨,一个标点都不放过……
  本着“生产为科研出题,科研为生产解难”理念,李保国把讲台搬到了田间地头。他的硕士、博士生的专业学习、实习报告、毕业论文,都在田野乡间、太行山上完成,没有一人延期毕业;自设立国家奖学金以来,他的所有研究生都获得过国家奖学金,毕业时用人单位都抢着要。
  严格的教学之外,是一个个感人细节——
  贫困学生交不起学费,他把刚领的工资全掏了出来;
  见到毕业多年的学生,他劝人家买房照顾父母,方便孩子上学,“钱不够我和郭老师给你凑”;
  学生夜里一点多给他发去论文,他凌晨四点修改好传回;
  他课件公开,研究成果公开,邮箱公开,密码公开,谁都能进,人人共享;
  报成果,他把助理、学生往前推:“我什么都不要了,以后我就给你们打工……”
  “我们都是当面叫他老师,背后叫老头儿。他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父亲,我们都是他的孩子。”“李老师不仅是知识的传授者,更是我们人生的引路人。”这是李保国学生心中共同的回忆与财富。
  心依然,身已损——几十年过去,李保国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山人”,长年奔波劳累,透支了他的身体,他患了严重的糖尿病、严重疲劳性心脏病,几度突发心梗。他的行走步履越来越沉重。
  “回到家里,他连爬楼的力气都没有了,每晚自己给自己打胰岛素。”郭素萍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是怕时间不够,怕少帮了一个扶贫点,辜负一群人的希望。”
  在医生、亲人劝说治疗休养无效之下,郭素萍所能做的,是尽可能陪李保国一起跑。
  “路上,我给他接接电话,困了累了给他兑个咖啡,在盖子里调一调让他浆糊糊地喝了。实在不行了,强迫他在服务区休息十五分钟……”
  今年2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李保国夫妇从山里急匆匆赶回保定过年。上街买年货时,发现商店全关门了,恍然想起这个年是小年,没有年三十呢,只有跑到亲家家里吃除夕饭。
  这是李保国的最后一个春节。
  为人民服务:赤子情怀铸就永恒丰碑   4月10日,华北大地迎来新的一天。
  大清早,李保国的手机照例又响了,太行山区老乡打来的。手机的主人无法接听、断无回音了。35年日夜奔波、辛勤劳作的行者,在太行山上永远消失。
  4月12日,成千上万的群众从太行山区、从河北各地赶到保定,送李保国最后一程。他们不想告别,而是唤他回家!
  ……
  不久前,记者来到太行,寻找李保国的足迹,寻找“老山人”的身影,寻找这位共产党人的英魂。
  “太行最绿”的前南峪早已成为国家级4A景区,岗底村建成了极具特色的“农业观光示范园”,临城绿岭已是全国最大优质薄皮核桃生产基地,南和贾宋镇成为全国最大红树莓种苗组培中心……李保国驻留过、指导过的任何一个地方,无不绿浪如海、果实累累、生机盎然。
  这一幕幕,让人震撼于奇迹的创造,更感动、怀念创造奇迹的人。
  前南峪,是李保国结缘太行的第一站。“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走进前南峪,70年前激情豪迈的抗大校歌回响耳畔。
  在荒凉贫困的前南峪,李保国萌生了“科学报国”的“初心”与种子;沸腾先辈热血、承载世代百姓希望的太行山区,唤起了李保国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科技工作者的责任与使命——
  “如果说六十多年前我们党的那场‘赶考’是为了保卫好新政权、建设好新政权,让人民群众过上安稳生活。今天,作为一名高校科研人员,我的‘赶考’就是要结合实际,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李保国这样说。
  他的“赶考”从太行山开始,以35年永不止息、默默无声的“赶路”践行。无论走多久,他没有离开太行、离开乡亲;无论走多远,他心在太行、情牵太行;无论走多累,他倚着太行、枕着太行;无论事业多么辉煌,他忠诚太行、回报太行……他用毕生所能,实现着一个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报国之志,忠实履行一个共产党员的最高宗旨和神圣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李保国生前获得过许多荣誉,但他最看重的是“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共产党员先锋岗”的标牌,端放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
  35年前,李保国第一次来到太行,是春天。35年后离开,也在春天。他与太行的春天结缘,与太行人民的希望牵手。
  岗底村民王群书告诉记者,今年的苹果长得特别好,又是一个丰收年,“我们村种苹果只上复合肥和有机肥,李老师说过,我帮你们致富,你们要让消费者健康。可不能辜负了他!”这是村民们对李保国最朴素的感念。
  让岗底村干部群众感到欣慰的是,李保国的一部分骨灰,将安葬于“第二故乡”岗底村后山上。他将永远和乡亲们一起,守望太行,守望丰收,守望幸福。
  “乐以扶农,与之同甘苦。勤而敬业,凭其铸精神。心系民者,民亦爱之。连天绿海,永纪芬芳。”岗底百姓为李保国写下碑文。
  这饱含人民群众对一位党的科技工作者崇敬、感激、缅怀的碑文将镌刻于石碑,立于太行山上,激励每一个共产党人为人民幸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继续“赶路”、奋力前行。(新华社记者 廖翊 王洪峰 王昆)

特色产业带动乡村兴旺

特色产业是特色小镇的基础,产业旺则乡村兴。

特色小镇首先就体现在产业特色。作为首批中国特色小镇之一,隆尧县莲子镇镇的食品产业令人瞩目。这里拥有河北省唯一一家以食品产业为主的省级经济开发区——东方食品城,有以今麦郎为首的各类食品加工及配套企业80余家,涵盖方便面、饮品、挂面等系列产品,以及调味品、添加剂、食品包装等配套产业集群。

走进莲子镇镇,街道宽阔整齐,今麦郎标识的厂房鳞次栉比,原料周转货车在不同厂区间来回穿梭。1994年,华龙面在这里诞生,“华龙面
天天见”的广告语家喻户晓。如今,今麦郎已经成为国内方便面生产龙头企业,产量居全国前三。

随着今麦郎的做大做强,莲子镇镇产业愈发兴旺,吸引了多家企业投资入驻,食品工业综合实力不断提升。目前,莲子镇镇拥有销售收入超千万元企业13家,超亿元企业9家,超100亿元企业1家。产业发展带动莲子镇镇及周围农村由传统“粮仓”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方便面生产基地、中国北方最大的食品包材生产基地。传统农业地区的现代化转型升级之路在这里得到生动诠释。

莲子镇镇食品产业的蓬勃发展,有力地促进了特色小镇建设,也给周边农户带来了红利,让分散在乡村的农民与现代工业和市场经济相联系,过上富裕的生活。

目前,莲子镇镇人口已突破3万人,1.5万名产业工人向小镇聚集,有效吸收了周边农村剩余劳动力。通过大力推广“农田车间”项目和“农户+合作社+龙头企业”的经营模式,40多家食品制造企业、200多家种养合作社与1万多户农户对接,开展订单农业。

“仅今麦郎一家企业,每年就要消化小麦30多万吨、脱水蔬菜4000多吨。通过农企对接,我们为今麦郎配套了75万亩麦田、1.6万亩蔬菜种植基地,这两项就为周边农户增收8000多万元,户均8000元左右。”莲子镇镇镇长徐润华介绍说。

当前,中国食品小镇建设正按照以产促地、产城融合的发展思路,建设形成五纵十横路网格局,完善医院、学校、金融、商业、住宅等公共生活服务设施。“未来5年,莲子镇镇产业规模将达到500亿元,成为功能完善、产业强大、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特色小镇。再经过10年发展,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食品产业集群小镇。”徐润华说。

科技改写小镇“命运”

特色小镇发展要因地制宜,尊重自然规律,尊重科学,尊重人才,做到生产、生活、生态的融合发展。

相较于平原地区,太行山区特色小镇的建设道路更为艰辛。地处太行山腹地的内丘县侯家庄乡岗底村,从2016年开始打造“太行山苹果小镇”,2017年进入河北省培育类特色小镇名单。这个原本落后的小山村在科技引领下实现华丽“转身”。

岗底村在上世纪80年代是有名的贫困村:山秃、人穷、观念旧。当时,160户690口人的岗底村全部家当是8000亩荒山,200亩山间农田,年人均收入只有50元。从1985年,岗底村开始栽种苹果树,10年种了20多万棵苹果树,但苹果产量低、个头小,老百姓仍旧未摆脱贫困。1996年的一次山洪,让岗底村仅有的200亩保命田变成了乱石滩,果园受到严重破坏,岗底村民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

洪灾过后,河北农业大学李保国教授随着省科技救灾团来到岗底村援助。从此,李保国教授常年吃住在岗底村,大力推广农业科技,为岗底村发展出谋划策,指导果农发展生产,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科技财神”。

科技让富岗苹果迎来了“新生”。李保国教授为富岗苹果量身定做了128道标准化生产工序,使得富岗苹果达到果形周正、着色均匀、酸甜可口、细脆无渣的标准。富岗苹果被确定为北京奥运会专供果品,荣获“中华名果”称号,100元一个的“天价苹果”被传为美谈。“富岗”品牌也荣获河北省着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等一系列荣誉。

为了保证富岗苹果的品质,岗底村已有191人获得初、中级果树工职业资格证书,成为有知识、有技能的新型职业农民。果农“无证难上岗,持证好下田”,岗底村成为全国第一个农民“持证下田”的村庄。

科技也让岗底村焕发勃勃生机。多年来,岗底村坚持“水土保持林戴帽、耐旱经济林拦腰、高效水果住坡脚”的生态经济模式,走上了以苹果为主的特色经济集体致富道路。2017年,岗底村人均收入达到3.9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